箫亓

请点开↓
喜欢爬墙,现在是镇魂女孩
目前:镇魂/南园/htf/怪诞/hp
过激巍厨,澜厨,坦厨
巍澜/style/staig/军觉军/双英/鹿盲/德哈/双子
想扩同好
门牌:1079495568

码一码最近的摸鱼
试图学习马克笔ing
p1虹林檎
p2芥敦(敦芥?)性转
p3女儿
p4给姐姐的河图,顺便恢复下水彩
就酱~ʕ •ᴥ•ʔ
完全没有进步的我。。。

感谢30lof 点图

蜜汁30lof???有人点图吗?会上色的。
占tag抱歉

孙膑:辣鸡李元芳你特么不仅和李元芳跑了居然还公众秀恩爱?
可以不爱,但别伤害/手动再见

梗来自p3,笑死我了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

最近突然萌上双芳,于是画了情头ww
萌死了萌死了(,,•́ . •̀,,)
(抱图请留言~)

时光计划01

新坑,cco有,小学生文笔,现代梗,伪全员
大概是推理破案的那种
明天更第二章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  那天,他走了。
  轻轻易易就走了。
  死在被害者的手里。
  他的死惊动了整个长安城。
  他死后不久他就失踪了。
  女帝下令无论如何都要找到他。
  但他仿佛人间蒸发一般,
  [查无此人]。
         
  
  你就这样丢下我走了?
  明明很重要却什么都不告诉我
  为什么?
  当初不是说好了么?
  你以为这样能掩盖过去?
  你当我是谁?
  你真的认为我什么都不知道么?
  
  
  “嗯?”男子从梦中醒来。
  刚刚那是什么鬼?现在是21世纪哪来什么女帝?
  环顾四周,他还在办公室。
  “就说是梦嘛。。。”他小声咕噜道。
  最近他比较清闲,因为他接到的案子都比较简单(?),虽然其他人都觉得案子挺难的,但他断案的能力可不是一般的强,他的同事都对他羡慕嫉妒恨。
  要不是因为我的能力你觉得我在警局还能混的下去?每当同事对他刮目相看时他总会这么想。
  他已经不止一次面临失业危机了,除了警察局。原因很简单——就是他的头发。
  不知为何他天生就有一缕绿发,而且特别明显。虽然很漂亮,像孔雀羽毛的颜色。可是在社会里你满头黑发却掺和着一缕绿发,神经病?万黑丛中一点绿?
  他多次尝试把那缕绿发剪了,然而它还会长出来。明明他爸他妈都是标准的黑发,谁也不知道他的绿发是从哪来的。他曾多次怀疑他究竟是不是亲生的,但是他DNA正常,绝对来自他爸他妈没有一点不对。
  好嘛。。。
  所以,要不是凭他那高于一般人的工作效率他也不可能在警局混下去,就凭他那“非主流”的发色?开玩笑。
  当他完全清醒才发现自己办公室门口站着一个有着棕色短发的人,那个人正一脸惊讶的看着他,然后突然笑了起来。
  看清原来是他,他在心里叹了一口气,抬起头面无表情的问他:“哟,你来干嘛?”
  “啊哈哈哈,大名鼎鼎的工作狂狄仁杰大人居然会在上班时间睡觉,啊哈哈哈!”
  “呵呵。”他瞪了他一眼,“你不好好工作跑我这干嘛?还有大人什么的你恶不恶心。”
  “不干嘛不干嘛 ,就是她让你去她办公室一趟。”靠在门侧的男子说。
  “谁?”他扭过头,抬起咖啡喝了一口。
  “当然是我们敬爱的局长武则天大人啊。”门口的人依旧笑着,他那与生俱来洒脱的气质从来没变过。
  “直呼长官的名字是对长官不敬。”男子面无表情的绕过他,朝她办公室走去。
  靠在门口的男子看着他走远的背影淡淡一笑。
  “呵。”

花吐症和赤い花 (下) 【狄芳】

cco有,小学生文笔
没错这又是一把玻璃渣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  “哥哥没事。。。”他尽力抑制住自己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不那么颤抖,毕竟他们还小,尽管感觉哥哥的声音有点怪怪的但还是相信了。
  “那么哥哥还有事,先走了。。。妹妹要照顾好大家!”李元芳努力扬起一个灿烂的微笑,尽管那显得多么苍白无力,“大家要听姐姐的话哦。”
        其他小耗子看着哥哥,点了点头。
  他不知不觉走到了他们最初相遇的那棵树下。他几下爬了上去,那是他们发誓要一起守护长安的地方,坐在曾经他偷袭那位太古魔导的树枝上,那场不为人知的战争留下的痕迹已被时间慢慢抹去,只留下一片正在复苏的辉煌。
  他觉得他应该好好想想,好好想想自己接下来该怎么做,好好想想究竟是什么引起了这种病。
  但他想的太简单了。
  耳边传来什么人的说话声,很轻,听起来很远,一般人根本听不到。
  “因为。。。计。。。所以。。。”是一个女人的声音,而且那个声音是一个陌生的声音,不属于长安城。
  李元芳意识到他应该做件什么事,可究竟是什么事呢?他不知道。准确的说,是忘了。
  他窸窸窣窣在自己身上找了好一会儿,希望能找到什么,但一无所获,反而让已经黄透了的树叶掉了好多,发出“沙沙”声。
  那个女人也不是一般人,几乎在发出声音的瞬间就发现了躲在树枝后面,面露惊讶的李元芳。
  “哼。”她嘴角一勾,一阵轻风吹过,女人已经站在他身后,刀尖抵着他的脖子。
  李元芳下意识猛地向后一仰,然后向前一缩,脱离了小刀的控制范围,随后立即跳到另一棵树上,把自己的身形缩到最小,消失在阴暗处。
  “呵。”女人轻笑一声,准备继续追,只听另一个声音道:“算了,这次就放过他吧,反正他也不晚了。”
  李元芳这才发现藏在女人后面的另一个男人。不得不说这个男人很厉害,能将自己的气息隐蔽的如此稀薄,甚至连他都没发现。
  为什么我会这些动作?为什么我会想“连我都没发现”?脑子里突然跳出两个问题,李元芳又感觉头昏脑涨。
  到底是怎么回事啊?!
  不等他思考,男人的声音幽幽地飘来:“没想到你会得那种病,简直侮辱了‘王都密探’这四个字。”男人的声音听起来在笑,而且李元芳清楚地看到他就在看着他的藏身之处,目光冷得让人毛骨悚然。
  “哦,还有‘狄仁杰’。”女人补充道。
  就算是普通人从他们的话语中也听得出他们的仇恨。
  狄大人有危险了!当时李元芳这么想。可是“狄大人”又是谁呢?很重要的人吗?李元芳不知道。他现在只想回家,回到他身边。
  “他”是谁?是“狄大人”吗?“家”在哪?我有“家”吗?他们。。。刚刚说了什么?
  他想不起来,什么都想不起来。
        记忆消失的速度比想象中要快很多,已经来不及改变。
  他只想回“家”。
  李元芳闭着眼睛疯了一般,从树上跳下来向着某个方向跑去。
  那两个人冷笑着,看着他慌乱地样子。
  他不知道这是哪,不知道前方通向哪,他只希望这条路能通往“家”,希望找到那个被他遗忘的人,那个会扣自己工资的人,那个一丝不苟有严重强迫症的人,那个总是把“元芳,你怎么看”挂在嘴边的人。。。可是,他是谁呢?
  右眼的疼痛让他无法冷静思考,记忆的加速消失让他更加迷茫惊慌。
  他希望前方有“家”,有那个人,仅此而已。
  右眼的橙色小花慢慢盛开。
  他带着无限的期望向前跑去。。。

  有句方言说:“躲过不是祸,是祸躲不过。”
  他最终没有躲过。
  
  
  立冬
  长安城境外开始飘起了小雪,雪渐渐掩盖了他存在的痕迹,就这样悄无声息。
  长安城内欢声依旧,他的存在像风一般,无声地走了。那个人最终还是没有找到他在哪里。
  在长安严寒之际,狄府又飘来一阵淡淡花香。。。
——END——

花吐症和赤い花 上(上)【狄芳】

记一个梗,有一点点改动。
cco有,小学生文笔
感觉狄芳粮好少啊我要自己产
今天也要努力产粮!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   李元芳最近感觉不对劲,每次说话就会感觉有什么东西想吐出来,不管对方是谁都会有反胃的感觉。但他没有和任何人说这件事,而是自己憋在心里。
  直到那天早晨他终于忍不住吐了许多橙色的花。他吓了一跳不知道自己到底怎么了,他匆匆收拾好现场,确保看不出来如何痕迹后写了张请假条放桌上就朝着神医家跑去。
  他不想让狄大人看到他这幅模样。
  扁鹊几乎在看到他第一眼就知道那是花吐症。
  “你是不是有喜欢的人了。”扁鹊说的是肯定句而不是疑问句。
  “唉?啊嘞?!”李元芳一愣然后脸红的仿佛可以滴血,“没没没、没有!”
  “那你有没有在乎的人?”
  “在乎的,人?”在乎的人除了狄仁杰他想不出第二个。
  扁鹊看他不想回答的样子继续说下去:“花吐症只有你暗恋某个人是才会出现,两情相悦就会好了。”
  “不说会怎样?”
  “不说就永远好不了。”绿色的眸子里淡淡的,尽管面无表情但还是透出一丝忧伤。
         那丝忧伤属于另一个人。
  “那。。。有没有别的办法。。。”
  “没有。”从扁鹊斩钉截铁的回答中李元芳绝望了。
  回狄府的路上李元芳一直在想自己喜欢谁,一路上不小心撞到了好几个人,但走到狄府了他都没想出来。
  但大唐治安官的能力也不是吹的,在狄仁杰发现发现自家小密探不在时便走进了李元芳的房间。在房门外就飘来一丝若有若无的香气,一般人还真闻不到。狄仁杰读了请假条,没说什么就回去了。
  因为花吐症,李元芳只好尽量避免和狄仁杰见面,就算见面了也不说话,因为只要一张嘴就会有橙色的小花吐出来。
  李元芳仍然认真完成狄仁杰给他的任务,只是每当需要说话时李元芳总是有意无意地背对狄仁杰,狄仁杰也发现了李元芳这个奇怪的小习惯。但李元芳并没有给他询问的机会,每次完成任务就回房间,不多说一句话。
  狄仁杰知道李元芳在躲着他。
  狄仁杰也曾找过李元芳,但李元芳不仅没让他进房间,甚至每次都一句话把狄仁杰打发走。不管狄仁杰问他什么他总是说:“不用狄大人担心,我没事。”即使他用工资作威胁。
  “什么叫没事,明明就是有事!”
  他第一次听到狄仁杰那么大声的说话,他生气了,非常生气。但他还是没向他坦白,他选择了沉默。
  “我不需要只会逞强的下属!”
  李元芳第一次听到狄仁杰称他为“下属”。
  也是最后一次。
  他很想出去向他坦白,他想让他知道自己得了什么病。
  但是这样会影响工作吧。。。会被狄大人讨厌的吧。。。他这样想。
  不知不觉,他的耳朵耷拉下来。
  狄仁杰觉得那是李元芳自己的决定,他也决定不去问他了,毕竟那是他自己的选择。
  李元芳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不愿意向狄仁杰诉说。
  狄仁杰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那么生气。
  大概过了一个星期左右他发现他不再吐花。我终于可以和狄大人好好说话了!李元芳这样想。
  但现实并没有李元芳想象中那么顺利,似乎认定了自己的想法,狄仁杰没有问他为什么突然反常的行为,只是照常给他布置任务,然后继续面无表情地批阅文件。
  一切和他患病时一模一样。
  李元芳为了确认自己的病好了,所以当着狄仁杰的面请了个假,飞轮都没拿就走了。
  因为走的太急,他甚至没发现狄仁杰眼底闪过的一丝惊讶。
  扁鹊问他知道你喜欢的人是谁了吗?
  他摇了摇头。
  “那可能误打误撞好了吧。”
  “。。。嗯。”
  但李元芳并没有意识到他的右眼视力在快速下降。
  “请问——那种橙色的花是什么?”
  “应该是萱草。”
  “萱,草?”
  走出扁鹊的药房,李元芳没有立刻回狄府,而是去了自己的家,不是他昔日住的房间,而是在遇到狄仁杰之前的家。
  他的弟弟妹妹没想到哥哥会突然回来,一个个惊讶了好久,然后飞扑过来。
  李元芳淡淡的笑着。看得出来,他很开心。
  突然最大的妹妹说了一句话,打破了一片欢笑。
  “哥哥。。。你的眼睛怎么了?”妹妹看起来很担心。
  “嗯?”听了妹妹的话,李元芳闭起左眼,瞬间脸色苍白。
  他的右眼什么都看不见,他的右眼失明了。
  昔日赤金色明亮的眸子已经失去了曾经的神韵,黯淡无光。眼中浮现的橙色似乎要从眸子中窜出来似的。:
  刚刚。。。不是还能看见吗?
  李元芳觉得自己的声音都在颤抖。
  为什么。。。会这样?
  
  
  ——TBC—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