Gloria_墨宛琴就是个废人了

图文双修,没有什么固定圈,想画什么画什么x

花吐症和赤い花 (下) 【狄芳】

cco有,小学生文笔
没错这又是一把玻璃渣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  “哥哥没事。。。”他尽力抑制住自己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不那么颤抖,毕竟他们还小,尽管感觉哥哥的声音有点怪怪的但还是相信了。
  “那么哥哥还有事,先走了。。。妹妹要照顾好大家!”李元芳努力扬起一个灿烂的微笑,尽管那显得多么苍白无力,“大家要听姐姐的话哦。”
        其他小耗子看着哥哥,点了点头。
  他不知不觉走到了他们最初相遇的那棵树下。他几下爬了上去,那是他们发誓要一起守护长安的地方,坐在曾经他偷袭那位太古魔导的树枝上,那场不为人知的战争留下的痕迹已被时间慢慢抹去,只留下一片正在复苏的辉煌。
  他觉得他应该好好想想,好好想想自己接下来该怎么做,好好想想究竟是什么引起了这种病。
  但他想的太简单了。
  耳边传来什么人的说话声,很轻,听起来很远,一般人根本听不到。
  “因为。。。计。。。所以。。。”是一个女人的声音,而且那个声音是一个陌生的声音,不属于长安城。
  李元芳意识到他应该做件什么事,可究竟是什么事呢?他不知道。准确的说,是忘了。
  他窸窸窣窣在自己身上找了好一会儿,希望能找到什么,但一无所获,反而让已经黄透了的树叶掉了好多,发出“沙沙”声。
  那个女人也不是一般人,几乎在发出声音的瞬间就发现了躲在树枝后面,面露惊讶的李元芳。
  “哼。”她嘴角一勾,一阵轻风吹过,女人已经站在他身后,刀尖抵着他的脖子。
  李元芳下意识猛地向后一仰,然后向前一缩,脱离了小刀的控制范围,随后立即跳到另一棵树上,把自己的身形缩到最小,消失在阴暗处。
  “呵。”女人轻笑一声,准备继续追,只听另一个声音道:“算了,这次就放过他吧,反正他也不晚了。”
  李元芳这才发现藏在女人后面的另一个男人。不得不说这个男人很厉害,能将自己的气息隐蔽的如此稀薄,甚至连他都没发现。
  为什么我会这些动作?为什么我会想“连我都没发现”?脑子里突然跳出两个问题,李元芳又感觉头昏脑涨。
  到底是怎么回事啊?!
  不等他思考,男人的声音幽幽地飘来:“没想到你会得那种病,简直侮辱了‘王都密探’这四个字。”男人的声音听起来在笑,而且李元芳清楚地看到他就在看着他的藏身之处,目光冷得让人毛骨悚然。
  “哦,还有‘狄仁杰’。”女人补充道。
  就算是普通人从他们的话语中也听得出他们的仇恨。
  狄大人有危险了!当时李元芳这么想。可是“狄大人”又是谁呢?很重要的人吗?李元芳不知道。他现在只想回家,回到他身边。
  “他”是谁?是“狄大人”吗?“家”在哪?我有“家”吗?他们。。。刚刚说了什么?
  他想不起来,什么都想不起来。
        记忆消失的速度比想象中要快很多,已经来不及改变。
  他只想回“家”。
  李元芳闭着眼睛疯了一般,从树上跳下来向着某个方向跑去。
  那两个人冷笑着,看着他慌乱地样子。
  他不知道这是哪,不知道前方通向哪,他只希望这条路能通往“家”,希望找到那个被他遗忘的人,那个会扣自己工资的人,那个一丝不苟有严重强迫症的人,那个总是把“元芳,你怎么看”挂在嘴边的人。。。可是,他是谁呢?
  右眼的疼痛让他无法冷静思考,记忆的加速消失让他更加迷茫惊慌。
  他希望前方有“家”,有那个人,仅此而已。
  右眼的橙色小花慢慢盛开。
  他带着无限的期望向前跑去。。。

  有句方言说:“躲过不是祸,是祸躲不过。”
  他最终没有躲过。
  
  
  立冬
  长安城境外开始飘起了小雪,雪渐渐掩盖了他存在的痕迹,就这样悄无声息。
  长安城内欢声依旧,他的存在像风一般,无声地走了。那个人最终还是没有找到他在哪里。
  在长安严寒之际,狄府又飘来一阵淡淡花香。。。
——END——

评论

热度(3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