Gloria_墨宛琴就是个废人了

图文双修,没有什么固定圈,想画什么画什么x

花吐症和赤い花 上(上)【狄芳】

记一个梗,有一点点改动。
cco有,小学生文笔
感觉狄芳粮好少啊我要自己产
今天也要努力产粮!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   李元芳最近感觉不对劲,每次说话就会感觉有什么东西想吐出来,不管对方是谁都会有反胃的感觉。但他没有和任何人说这件事,而是自己憋在心里。
  直到那天早晨他终于忍不住吐了许多橙色的花。他吓了一跳不知道自己到底怎么了,他匆匆收拾好现场,确保看不出来如何痕迹后写了张请假条放桌上就朝着神医家跑去。
  他不想让狄大人看到他这幅模样。
  扁鹊几乎在看到他第一眼就知道那是花吐症。
  “你是不是有喜欢的人了。”扁鹊说的是肯定句而不是疑问句。
  “唉?啊嘞?!”李元芳一愣然后脸红的仿佛可以滴血,“没没没、没有!”
  “那你有没有在乎的人?”
  “在乎的,人?”在乎的人除了狄仁杰他想不出第二个。
  扁鹊看他不想回答的样子继续说下去:“花吐症只有你暗恋某个人是才会出现,两情相悦就会好了。”
  “不说会怎样?”
  “不说就永远好不了。”绿色的眸子里淡淡的,尽管面无表情但还是透出一丝忧伤。
         那丝忧伤属于另一个人。
  “那。。。有没有别的办法。。。”
  “没有。”从扁鹊斩钉截铁的回答中李元芳绝望了。
  回狄府的路上李元芳一直在想自己喜欢谁,一路上不小心撞到了好几个人,但走到狄府了他都没想出来。
  但大唐治安官的能力也不是吹的,在狄仁杰发现发现自家小密探不在时便走进了李元芳的房间。在房门外就飘来一丝若有若无的香气,一般人还真闻不到。狄仁杰读了请假条,没说什么就回去了。
  因为花吐症,李元芳只好尽量避免和狄仁杰见面,就算见面了也不说话,因为只要一张嘴就会有橙色的小花吐出来。
  李元芳仍然认真完成狄仁杰给他的任务,只是每当需要说话时李元芳总是有意无意地背对狄仁杰,狄仁杰也发现了李元芳这个奇怪的小习惯。但李元芳并没有给他询问的机会,每次完成任务就回房间,不多说一句话。
  狄仁杰知道李元芳在躲着他。
  狄仁杰也曾找过李元芳,但李元芳不仅没让他进房间,甚至每次都一句话把狄仁杰打发走。不管狄仁杰问他什么他总是说:“不用狄大人担心,我没事。”即使他用工资作威胁。
  “什么叫没事,明明就是有事!”
  他第一次听到狄仁杰那么大声的说话,他生气了,非常生气。但他还是没向他坦白,他选择了沉默。
  “我不需要只会逞强的下属!”
  李元芳第一次听到狄仁杰称他为“下属”。
  也是最后一次。
  他很想出去向他坦白,他想让他知道自己得了什么病。
  但是这样会影响工作吧。。。会被狄大人讨厌的吧。。。他这样想。
  不知不觉,他的耳朵耷拉下来。
  狄仁杰觉得那是李元芳自己的决定,他也决定不去问他了,毕竟那是他自己的选择。
  李元芳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不愿意向狄仁杰诉说。
  狄仁杰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那么生气。
  大概过了一个星期左右他发现他不再吐花。我终于可以和狄大人好好说话了!李元芳这样想。
  但现实并没有李元芳想象中那么顺利,似乎认定了自己的想法,狄仁杰没有问他为什么突然反常的行为,只是照常给他布置任务,然后继续面无表情地批阅文件。
  一切和他患病时一模一样。
  李元芳为了确认自己的病好了,所以当着狄仁杰的面请了个假,飞轮都没拿就走了。
  因为走的太急,他甚至没发现狄仁杰眼底闪过的一丝惊讶。
  扁鹊问他知道你喜欢的人是谁了吗?
  他摇了摇头。
  “那可能误打误撞好了吧。”
  “。。。嗯。”
  但李元芳并没有意识到他的右眼视力在快速下降。
  “请问——那种橙色的花是什么?”
  “应该是萱草。”
  “萱,草?”
  走出扁鹊的药房,李元芳没有立刻回狄府,而是去了自己的家,不是他昔日住的房间,而是在遇到狄仁杰之前的家。
  他的弟弟妹妹没想到哥哥会突然回来,一个个惊讶了好久,然后飞扑过来。
  李元芳淡淡的笑着。看得出来,他很开心。
  突然最大的妹妹说了一句话,打破了一片欢笑。
  “哥哥。。。你的眼睛怎么了?”妹妹看起来很担心。
  “嗯?”听了妹妹的话,李元芳闭起左眼,瞬间脸色苍白。
  他的右眼什么都看不见,他的右眼失明了。
  昔日赤金色明亮的眸子已经失去了曾经的神韵,黯淡无光。眼中浮现的橙色似乎要从眸子中窜出来似的。:
  刚刚。。。不是还能看见吗?
  李元芳觉得自己的声音都在颤抖。
  为什么。。。会这样?
  
  
  ——TBC——

评论

热度(51)